• 导航

专业人士:2019年铜价重心大概率上移

【专业人士:2019年铜价重心大概率上移】自去年12月初以来,沪铜开启一波大幅下跌行情。过去的2018年,铜价跌幅相对较大,在有色金属家族6个品种中跌幅仅次于铅、锌。周一截至收盘,主力1903合约报收46890元/吨,跌幅0.61%。

K图 cum_1

  自去年12月初以来,沪铜开启一波大幅下跌行情。过去的2018年,铜价跌幅相对较大,在有色金属家族6个品种中跌幅仅次于铅、锌。周一截至收盘,主力1903合约报收46890元/吨,跌幅0.61%。

  在兴证期货有色金属研究总监孙二春看来,铜价之所以表现疲弱,主要是因为上游矿山生产恢复性释放,中游冶炼厂冶炼利润较高,精炼铜供应充裕;在需求端,占国内铜消费50%左右的电网投资负增长,占铜消费15%的空调行业表现较为低迷,加上发达国家制造业边际转弱,对精铜没有更多的消费带动。

  对于2019年的铜价走势,孙二春认为,重心大概率会上移。

  供给方面,孙二春分析认为,2019年全球主要铜矿山产量释放速度将明显下滑至2%以下。细分来看,主要的矿山增量有四个,FQ在巴拿马的cobre Panama项目、Glencore在刚果金的katanga地区矿山产量继续释放15万吨,Codelco旗下的丘基卡马塔以及墨西哥集团子公司南方铜业在秘鲁的Toquepala托克帕拉大概释放5万吨的量。加上其他小型矿山产量的释放,2019年的铜矿增量大概有68.5万吨。

  “今年有一个比较大的减量,全球第二大矿山Grasberg由露天开采转为地下开采,他们财报里估算的销量减少大概是27.2万吨。折合后,今年全球矿端增量大概41.3万吨,考虑到矿的干扰率,增速可能会低于2%,远远低于2018年。”孙二春分析说。

  需求方面,孙二春称,电网投资在2018年四季度开始有所回暖,预计2019年在基建投资带动下会逐步回升,家电、汽车方面可能会在国家刺激消费的政策指引下走出低迷状态,今年国内铜消费大概率会维持平稳状态。海外方面,孙二春认为,虽然目前海外经济边际走弱,但欧美发达国家制造业仍维持在扩张水平,铜消费出现大幅下滑的概率不大。

  “供给增速减缓,需求好转,加之目前全球铜的显性库存维持近几年低位,2019年铜价大概率会上升。”孙二春表示。

  精炼镍方面,孙二春称,目前海外主要精炼镍生产企业的产量处于萎缩状态,11家主要镍上市企业2018年第三季度原生镍产量大幅下滑11.37%。从长周期看,硫化矿开采冶炼及红土镍矿HPAL项目资本支出从2012年开始大幅下滑,未来3—5年精炼镍供应将大概率维持负增长。国内精炼镍产量连续四年负增长,2018年增速为-6%,在目前镍价低迷的状态下,精炼镍产量恢复的概率不大。“结合国内外情况看,未来几年精炼镍产量大概率会维持收缩状态。”

  镍下游需求方面,孙二春表示,不锈钢领域对精炼镍需求相对悲观,未来国内及印尼仍有大量的NPI产能投放,挤压电解镍在不锈钢领域的应用,加之目前不锈钢自身基本面也不太好,库存处于季节性高位,对镍的需求增量不乐观。

  “电解镍直接制备硫酸镍产业链在2018年表现差于预期,由于基数比较低,2019年对精炼镍消费增量也不大。”孙二春称。

  孙二春表示,目前精炼镍处于供应负增长、需求不乐观的供需格局中。“从LME2018年库存大幅下滑来看,供应负增长导致的入库量大幅减少或将在2019年继续主导LME精炼镍库存下滑,镍价持续走弱的概率不大,2019年表现不会太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