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花香四溢的人间

  夏日里,桅子花像列队舞蹈的白衣仙子。

  这些纯洁的花朵,总在晨曦里绽放,三朵五朵,伸出纤纤细手,轻轻掸落挂在人们眼睑上的一滴湿漉漉的惺忪,给人以出奇不意的惊喜。

  艾草香了,粽子熟了,仙子们翩翩而来,明眸皓齿,温文尔雅,轻轻往岁月枝头上一站,幽幽暗香润湿了乡村阡陌小巷。纯净如洗的眼神里,流出清澈的泉,洗去一切喧嚣与芜杂。世界归入宁静,生活轻飘得像一朵云。

  明净的阳光下,无论是一枝的独秀,还是抱团的热烈,桅子花骨子里都高扬着一种纤尘不染的气节,就像赤脚耕作在黑土地之上的乡亲们,在平淡中释放芬芳,在宁静中快乐、丰盈。歌曲中唱道:“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我总爱摘下一朵桅子花别在耳后,用质朴淡雅的清香,擦亮明辨是非的眼眸,清除空气中的浊味。这也不失为一种夏日的浪漫。

  黄昏,瑟瑟残阳,孤寂的影子。院子里,甘菊绽放。

  一缕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溢满喉咙,浓烈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其实,我知道,浓烈的不是她的香气,是我的心情。好想在这夕阳里偷偷躲藏在花瓣下,包裹着花的香气,在花下入眠,流连在一个美梦里。

  无意中知道村头高高的围墙那边有条幽静的小路,小路旁有几株长得很旺盛的甘菊花,心底满是欣喜。于是冥冥中想去看那一株株菊花。慢慢走去,不急于攫取那一点芬芳,我知道她会一直在那里。晚霞已洒满了整条小路,这条窄窄的小路显得绵延又悠长,路旁孤独的枯黄的树叶露出火红的光,像是在期盼什么?我满心期待前方的幽香,不想停下脚步。

  甘菊是孤傲的,高洁的,与世无争的。她不喜欢尘世的羁绊,不想有谁来打扰她的世界。只想在远处静静地观察世事。嗅着那淡淡的芳香,若有若无,伴着清风的味道,我想她知道这尘世的期盼,在这既易沉睡又惹人思索的时刻。

  忽然想起了仓央措嘉的那首《那一世》:“……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这一日,我拨动心弦,指腹捻起岁岁花红,不为拜谒,只为触摸你的心跳。这一瞬,卷起西风的温柔,嗅起你的芳华,不为祭奠,只为梳理残阳的经纶。这一刻,我迷失在幽香飘远的昏晓里,不为泅渡,只为沿着你的脉搏跳动……”

  夜幕降临,花的婆娑影子已渐渐变得模糊,慢慢地消失在眼前,只留下一点芳香在黑夜稀薄的空气里。秋雨来临,甘菊早已没了影踪,而空气里那曾经淡淡的香气在秋风的吹拂下也已渐隐渐去,守候在某个角落……

  静静的夜里,听着雨声,听着风声,忆着傍晚残阳下的甘菊花,慢慢地进入了梦乡,梦里仿佛有什么在绽放,远远地,让人无法靠近。

  有点点芳香弥漫在空气里,那么浓烈,那么难忘……

  夜来香开在炎热的夏天,勾魂似地在暮色里绽放,那股香气浓烈得无人能抵。小时候,外婆在院子里种满夜来香,紫红的花色,揪下来揉碎,会染红了手掌。不知为何,总觉得开在夜里妩媚的花儿都有些妖精的味道,夜来香就是。夏日夜晚,浴后赤脚走到阳台上,黑暗中鼻子碰到了窗台上盛放的夜来香,一股浓香袭来……“花不醉人人自醉”,用这诗句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一点都不夸张。

  这香气似乎是从千年前传来,带着书卷味,借着风的呢喃和雨的滴答,一路款款而行,恰好,路过我的窗前。顺手摘了一串夜来香,把它放在一块锦帕上,夜里睡梦中,惊觉有香味钻进鼻子,花气袭人。

  一卷书香,在床头静静搁着,晨起的阳光里,透着清香,似唐宋未干的墨迹。在鼻尖与指尖的交错中,感悟历史的沧桑与厚重。

  想起了传说中的香妃,据说她身上有种奇异的香气,能招来蝴蝶。它倾城的容貌以及来自异域的风情万种,本身就是一味香料,让帝王忘却众多的佳丽,为她一人而倾倒。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子,本身就是妖精,有足够的魅力蛊惑人,让她人妒心顿起。

  夜来香散发出的香气,有着妖精的气味,给这闷热夏夜留下丝丝遐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