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既然必须离别,就微笑说再见吧

下次分别,就再用点心吧。 这是我一年前写给一个离开北京的朋友的,现在,我们分别两年多。 或许,我们还会继续分别,或许,会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见面...

下次分别,就再用点心吧。

这是我一年前写给一个离开北京的朋友的,现在,我们分别两年多。

或许,我们还会继续分别,或许,会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见面了,可惜的是,可能早就物是人非。

不过,那些年在一起奋斗的日子,仍然历历在目。

这些年,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全国各地跑,很少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所以,每次离开北京前,我都会把朋友们聚在一起,大家找一个轰趴,买几瓶酒,吹吹牛,唱唱歌。

临走前,我和每个人都不会简单的说再见,相反,我们会说保重。而且,会相互拥抱,拍着对方的后背,感受彼此的温度。之所以这么隆重,是因为,谁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这世界变的太快,所以,此时此刻就是永远,此时此刻才是全部,活在当下是最真实的。

那天在轰趴,朋友点了一首周杰伦的《简单爱》,我听着听着忽然眼角湿润了,他们问我怎么了,我没说话,想起了高中时候的一位友人。

那个朋友叫王玉,是一个学习很好的男孩儿,他平时不喜欢说话,因为他一说多了就咳嗽。他是我好朋友,因为他不能上体育课,一剧烈运动就咳嗽,咳起来就停不住。

而我高中时当过体育课代表,那时老师变态,不让体育课代表打篮球,让体育课代表看篮球怕丢了,于是我们坐在篮球边上,多了很多交流的时间。

我知道他有很严重的肺病,但从未想过这么严重,讲话声音都不能很大,我跟他说:其实多运动运动,病就好啦!

王玉小声说,自己从小就不怎么能锻炼,好像是遗传。

我说,那你不能跑步了好可惜,以后肯定不能做体育有关的职业了。

他笑着说,我的梦想是以后考医学院,这样,我就能查出自己的病如何医治。

他笑得很天真,就像这一切肯定能实现,就想只要对着流星许愿所有的梦就会成为现实一样。

那时的青春年华无忧无虑,大家都只知道未来会来,却不知道如何到来;大家只知道未来美好,却不知道现实也会残忍。

我们更不知道,其实他这种遗传肺病,是绝症。

高三那年,我去上厕所,总看到小便池有血迹,我问同学发生什么了,同学说王玉一到下课会来吐血。接着,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再后来,我们就很少看到王玉,他住院了,据说他得了肺癌。

那时,我们天真的以为这世上所有的病都能被医治,也天真的以为高考结束后什么都结束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后来我们参加了高考,王玉没参加,我因为是提前批,很快就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去北京前,记得是一个下午,我去医院看王玉,王玉憔悴了很多,但几乎不能讲话,他看到我来了,用尽全力挤出一句话:尚龙,去北京要加油。

我笑了笑,说,放心,我会加油的,那你呢,就放弃从医的梦想啦?

他拿起枕头边上的一个破旧随身听,把一个耳机递给我,打开播放键,里面放着一首歌:周杰伦的《简单爱》。

他说,就简简单单的活着,挺好。

我没有哭,只是把手放在他身上,跟他说,放心吧,都会好的。

他点点头,我笑笑,他跟我说,加油!说的很用心。

我起身,说,明年我再回来看你。然后蹦蹦跳跳然后离开了。

一年后,我回到家,才知道,那次离别,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就在我读书第一年时,他因为肺癌去世,那年,我们都才19岁。

我根本不知道,那次他给我坚定的微笑,轻声说的加油,竟然是最后的离别。而我,竟然没心没肺的连再见都没说,如果我知道是最后一次,我一定会给他一个拥抱,然后把所有想说的话都说完。可是,时光是回不了头的。

后来,只要我听到《简单爱》,总能想到那年明媚的某个下午,我和他最后的相遇,可惜的是,他再也没有听到我认真说再见的声音,如果时光再续,我会再用心一些,再认真一些。

其实,每次离别,都夹杂着伤感,因为没有人能确定,这次分别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这个快速的节奏下,许多分别,或许就是一辈子。

当两个人生活没了交集,其实也就渐行渐远了。

这些天我在全国各地签售,幸运的是,每去一个地方,都会交到好朋友:我依稀记得台北的老兵,杭州的作家,昆明的客栈老板,大连的酒吧经理,厦门的背包客……每次遇到这些人,我总愿意跟他们坐下来听听他们的故事,聊聊彼此的生活,在这些时光里,我一定会关掉手机,珍惜当下的每时每刻。毕竟,相逢就意味着离别,因为离别,才让相识变得有意义。

后来,每次离别时,我都会用微笑盖住内心的不舍,然后张开双臂,拥抱对方。既然离别必须,微笑的说再见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