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如何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王小波说:“趣味是感觉这个世界美好的前提。” 一个人若是被外界评价为“有趣的”,那已是一个极高的评价了。 许多评价语汇都有短板。比如,你被人评价为“勤奋的...

王小波说:“趣味是感觉这个世界美好的前提。”

一个人若是被外界评价为“有趣的”,那已是一个极高的评价了。

许多评价语汇都有短板。比如,你被人评价为“勤奋的”,此词虽为褒义,但它并非让人满意,难免会觉得对方带有挖苦意味。

你心想:“玛德老子明明是个天才型选手,你竟然说我勤奋?”

再比如,你被人评价为“善良”,同样的褒义,却也同样的让人不舒服。你会觉得对方将你误认为傻白甜,浸在池子里的白莲花。

经对方这么一说,你心想:“既然说我善良,那老子偏要邪恶给你看看。”

有的词,太硬,像“勇敢”、“坚强”、“正直”。有的词,太软,像“可爱”、“活泼”、“美丽”。

正因为这样,我才日益觉得,“有趣”是对一个人的最高评价。

男女间恋爱,女的要是找了个有趣的男人,日子,那叫过得一个有滋有味。在他的面前,世界有100种解读方式。有趣的男人,逗你开心。挑起你的笑点,激起你对世界的热爱。

跟他们相处,像是喝着一碗永远鲜美可口的甲鱼汤,从来不觉得腻歪。

和无趣的男人相处,像嚼着一块硬邦邦的过期腊肉,自己牙齿嚼得生疼,又无法丢弃。他们的约会方式十分陈旧,弄来弄去就这么几个花头。

一开口便是老掉牙的“恋爱套路用语”,没有过多的经历,没有过多的热情,始终持有一种保守而僵硬的态度。跟他们相处,能一眼望到生活的尽头。

亲人、朋友、爱人,不论是哪一个种身份,只要那个人是有趣的,你就能永远笑得像十八岁那样天真。你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光亮,看到了生活并非是索然无味的。

像是梦见一场春雨降临,清爽、微凉、舒适。

那么,如何成为一个有趣的人呢?

1.永远保持内心纯真的部分,解放自我的身份

杨绛曾经写过不少关于钱钟书的趣事,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钱钟书帮着自家猫咪打架”。夫妇俩养过猫,有一次,自家猫咪半夜和别家的猫打起来了,钱钟书怕自家猫咪吃亏,拿着根长竹竿,跑到院子里帮着自家猫咪打架。

邻居林徽因家里的猫,经常被钱家的猫打得屁滚尿流。

还有一次,他趁着杨绛熟睡时,拿墨水在她脸上画花脸。

钱钟书和钟韩住在无锡留芳声巷,那所房子有凶宅之称。杨绛是最怕鬼的,钟韩也怕,钱钟书吓唬他:“鬼来了!”钟韩吓得又叫又逃。这事儿让钱钟书乐了好一阵子。

每个人生下来都是会傻笑的婴孩,尤其是儿时的童心,不受任何事物束缚。也许你小时候还会对猫狗打架这种事感兴趣,甚至还会蹲下来观战,但长大了就不会了,因为这对你而言,没有任何利益可言。

成年人的思维方式就是趋“功利化”,同时也是“去纯真化”的,他们只考虑利弊,而自愿放弃生活的趣味。

从这方面来说,想要成为一个有趣的人,要手握童心,胸怀赤诚。

另一点,便是解放自我的身份,即不要固守身份标签,要勇于做“出格”的事。

钱钟书这样的大家,无需多说。他的身份标签有“中国现代作家”、“文学研究者”、“教授”... ...数不清的光环在他头上,可他却陶醉于小孩子式的乐趣。

“这不是像钱钟书那样的大家该做的事吧?”你也许会这样想。

就像我曾经看见一个年近五十的刑法学教授,在讲台上说黄段子。曾经看见一个其貌不扬穿着格子衫、阿迪王的程序员,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街舞。也看见过一个颇有名气的中国作家,在讲座上聊一些“二次元”的梗。

这都是一种身份冲突所造成的美感,趣味由此发生。

2.不要用常规的眼光看待事物,保持好奇

说白了,这就是摆脱一种思维定式,跳出旧有格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许多事物的感知会钝化,对万物习以为常。

周耀辉是香港非常有名的一个词人,不像林夕那么出名,但我个人对他较为偏爱。他出过一本小书,叫《7749》,里面有很多充满创意和趣味的小练习。看完这本书,你会惊讶于此人的有趣。

比如有一篇《感官世界的地震与海啸》,他说身体的使用,应当是没有限制的。也就是说,人类对于眼耳口鼻手脚发肤过于习以为常,所以局限了它们的功能。

“你试过一丝不挂地游泳吗?”、“你试过用舌尖舔十遍自己的掌心吗?”、“试过被三十个根指头按摩头颅吗?”这些都是在他书中提出的,关于感官的想象。

在《何苦推开石头呢?》一篇中,他鼓励你看一些你不常见到的地方,比如床下、柜顶、墙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