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政府oa,谢华安院士: 稻田里的“守望者”

  6月初,位于福建沙县、尤溪、建阳等地的育种基地试验田内,一大批来自三亚福建南繁基地新培育的最新水稻品种和几千份育种材料正在插秧。这些种子凝聚着中国科学院院士、福建省农业科学院谢华安研究员及其团队的心血。

  在那片“稻可三熟、菜满四季”的土地上,78岁高龄的谢华安院士自80年代以来,每年12月到次年5月间,都会带领他的育种团队像候鸟一样从福建准时抵达,“有时买不到坐票,在火车上一站就是40多个小时;春节回不了福建,年初一吃完早饭就去‘守田’”。

  炙热的海风和强烈的紫外线,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记者眼前这个黝黑的老人,挽着裤腿、戴着斗笠,经常被误认为是农民。“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水稻亩产只有100多公斤,根本无法满足全国人民的口粮。当年农业科技人员就是抱着让全国人民吃饱饭的使命感来到三亚。”谢华安笑着说。

  上个世纪80年代,被世界誉为中国第五大发明、20世纪世界农业的伟大创举的杂交水稻正处在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当时,福建西、北和东部的5地市杂交稻种植面积比1979年锐减一半多,湖南、江西、浙江等省稻瘟病重发区杂交稻种植面积也是直线下滑,四川省许多地方的杂交稻种子甚至被封存。

  “稻瘟病被称为水稻中的瘟疫,每年因此损失的水稻足以养活6000万人口,此前培育的杂交稻,一旦遇严重的稻瘟病,常常颗粒无收。”困难没有吓退谢华安,他坚定了自己的育种目标——首选抗稻瘟病的优良株系。

  在早前问世的高抗病性父本“明恢63”的基础上,谢华安考虑为其“做媒”,选择配对母本不育系。彼时,他又陷入了苦恼:选育组合就像是“大海捞针”。于是,为了好中选优,他将繁育数量增加了1倍,反复进行组合试验和筛选。

  终于,在数百个母本中,他选择了生育期、抗性、丰产性、配合力等都较为成熟的不育系“珍汕97A”与“明恢63”配组。1981年,这对经谢华安心血浇灌的绿色生命,成功育成了能够克服第一代杂交水稻不抗稻瘟病致命缺陷的良种——“汕优63”。

  “汕优63”制种时,为了减少包穗,谢华安和他的团队经常上午8点下田赶露水,到了晚上9点还在田里打药,关键时候,他们还轮班彻夜守在试验田。妻子和孩子生病都没有流泪的谢华安,手捧着金灿灿的“汕优63”,却流下了激动而幸福的泪水。

  而后,“汕优63”以其强大的优势——抗瘟性强、丰产、米质优和适应性广,迅速得到南方稻区农民青睐。从1986年到2001年,“汕优63”连续16年种植面积稳居全国杂交水稻第一,种植区域遍布全国16个水稻主产省,最大年推广面积超过1亿亩。东南亚一些国家引进并大面积种植后,感叹其增产效果、增加效益之显著,誉之为“东方神稻”。

  “如果没有‘汕优63’,中国杂交水稻的历史可能被改写。”业内专家如是评价。

  2018年4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过程中,嘱托袁隆平、谢华安等科技工作者:要下决心把我国种业搞上去,抓紧培育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优良品种,从源头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谢华安对此牢记于心。

  “品种一旦应用于生产就会退化,要不断筛选更新,‘汕优63’已经逐步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新时代的农业科研要迈上新水平,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谢华安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