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阿里再砸几亿哈啰出行共享单车最后轮盘赌开始:烧钱未了局?

  如何盈利才是根本。

  “共享单车坟场”的标题屡屡见诸媒体,依旧有人不惮投钱到这个行业。

  据媒体报道,阿里巴巴集团拟在近期投资哈啰出行,金额将达到数亿美元级别。“我们正在考虑,目前没有更多信息可以披露。”阿里巴巴与哈啰出行大股东蚂蚁金服方面均对时间财经回应道。哈啰出行则对此回应“不予置评”。

  随着摩拜被收购,ofo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哈啰出行以后起之秀的姿态不断起量,但始终多在三四线城市布局。

  “出行市场未出现可观盈利手段,外部资金支持还是必要的,”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共享经济分析师陈礼腾对时间财经说,“对阿里巴巴而言,也能在出行市场进一步巩固优势,打造自己的出行生态。”

  “巩固优势”,成为理解共享单车的关键词,因为整个行业尚处于逆境。据第三方数据挖掘及市场研究机构比达发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2019年第一季度,共享单车用户规模4050万人,同比减少24.4%。用户规模连续3个季度下滑。

  骑行频次也大幅下滑。2018年第一季度,22.1%的用户每天至少骑2次,2019年第一季度下降至14.2%。低频用户则大幅上升,平均每月1至5次的用户,同比增长了500%。

  短期内,共享单车很难停止持续烧钱,接盘者也反受其累。据美团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它所收购的摩拜,因重组计划的减值和无形资产减值拨备,分别造成了3.58亿元和的13.4亿元亏损。那么,坚持入场又是因为什么呢?

  哈啰易手

  在哈啰出行发展的过程中,更多行业人士谈论的是它对阿里巴巴的意义。

  最早和哈啰出行(曾用名“哈罗单车”)密切合作的永安行。根据公开资料,永安行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公共自行车运营商,拥有6年的运营经历,覆盖全国100多个城市,主营业务是公共自行车系统的研发、销售、建设和运营。其自行车租赁以有桩租赁为主,主要客户是政府机构、以三线以及以下市县为主。

  这和哈罗单车的用户群一拍即合,也正是由于布局二三线城市,避开了ofo与摩拜的与正面竞争,哈罗单车生存了下来。

  “阿里巴巴以前多年都在做下沉市场,但收获并不大,进展很慢,眼看着着下沉四大天王(拼多多、快手、水滴筹、趣头条)做大,主要是缺乏在三四线城市运营的团队和经验,也找不到好的切入点,”达睿咨询创始人、首席分析师马继华对时间财经表示。“而哈罗单车避开一线战事,成功铺开,等于是一点开花满盘皆活。”

  阿里巴巴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对哈啰出行密集投资。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以及复星等多家机构,带来了高达6亿美元的投资。

  蚂蚁金服更是在此后对哈啰出行多轮投资,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12月,蚂蚁金服等就参与哈啰出行3.5亿美元D1轮投资。2018年4月蚂蚁金服再次参与了对哈啰出行的近7亿美元的投资;6月1日,蚂蚁金服等又以20亿元增资哈啰出行,7月对哈啰出行战略投资10亿美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4月3日,哈啰出行运营主体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变更,包括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常州天融股权投资中心在内等15名股东同时退出哈啰出行股东行列,注册资本由十亿余元缩减至四千多万。同时,公司的市场主体类型也由“中外合资”变更为“自然人投资或控股”。

  此时,蚂蚁金服和哈啰出行两者的关系更为密切。据公开资料,蚂蚁金服通过其全资控股子公司上海云鑫持有永安行低碳科技(永安行投资哈罗单车后营主体)36.733%股权,为哈啰出行第一大股东。

  而曾经和哈啰单车并肩的永安行,则“持有低碳公司股权比例为8.9498%,是第二大股东。”永安行方面对时间财经表示,所说的低碳公司即是哈啰出行,和哈啰出行在业务上已经没有重叠,主要做有桩单车。

  单车难行

  “跑马圈地过程基本结束了,现在的情况更多是稳固当下市场,不是继续扩张。”陈礼腾认为阿里巴巴将更多把自己的业务,叠加到共享单车的场景上,“交通出行对于阿里巴巴有着重要意义,阿里城市智慧数字大脑,加上阿里云、支付宝建立起来的信用体系、支付体系,均有不小的作用。”

  虽然被阿里需要,也有阿里系的资金加持,但共享单车这项业务却格外依赖线下运营,这方面哈啰出行似乎并未做好充足的准备。

  据北京市交通委官方微博“交通北京”报道,在北京市5月13日至6月12日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专项治理行动期间,核查出哈啰出行未备案车辆达5960辆,未备案率高达98%,运营服务综合评价得分显示,哈啰出行在排名中垫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